021-64666444  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 灰上海 —《范生福画说上海》序(未删稿)


 
范生福的画,涉及到老上海的方方面面,自然也画了搓麻将的少妇们,可能为了取悦市场,个个都是“红唇白皮肤,盘髻瓜子脸,细眉水蛇腰,大花缀旗袍”,怎么看都像在会乐里的书寓里搓麻将,个个都像不生小囡的姨太太,“条干”(上海话:身材)挺拔,凹凸模,满屏艳,更像当下“小姐”,不像旧时太太,太太总有些发福。背景是三十年代的花园洋房,是钢窗蜡地板,再配上彩妆的旗袍,满目彩霞,不辨五色。色彩之间有些冲。远不如市井画面里的灰。上海最有味道的是灰上海,如范先生笔下灰底色的市井上海。
 
插一句,也算外插花,这样的花园洋房,不到上海新旧石库门的百分之一,那是另类上海、梦上海,不是我们的上海,平民的上海。对绝大多数的上海市民而言:捂空!
 
范先生最了不起的:不自觉地再现了上海的本色:灰。写出前后左右的画家们之“无”,从史的角度而言,这就是贡献。
 
在此我们窥见了画家的直觉,一不小心,不自觉地再现了当时的社会氛围,这是艺术家最可贵的觉悟,远远高于技巧,艺术家最后比拼的,不是技巧,而是直觉的趣味。
 
看了范生福先生的《旧上海风俗画》,就想起了山田洋次导演的五十集电影《寅次郎的故事》,木头的日本,屋檐的日本,低矮的日本,灰扑扑的日本,高度工商化后令人难以忘怀的温情日本,引起我们共鸣的日本,因为它的市井气、灰色调,如老上海,范先生笔下的灰上海,也许,引起最广泛的共鸣。
 
都说历史是灰色的,但上海史是彩色的,比如范生福的《老上海风俗画》。


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