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  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幸福的感觉
作者:李大伟

幸福感是自我体验,好比旧鞋,五趾伸展自如。

幸福观是新鞋,脚趾姆头挤兑的摊不开,北方话叫“咯脚”,但具有取悦他人的公共性:潮、很潮!更适宜微信:“炫”,幸福观是被参观的,归属隔靴蚤痒的学术语言,就此而言,幸福观属于眼科,幸福感属于皮肤科。前者就是翻毛大衣,穿给别人看,等于游街示众。后者是冯玉祥,破褂罩在皮袄外,外朴素,内温暖,既做君子,又做婊子,这就是幸福感。

儿时的春节,街头买鞭炮,墙角里缩颈袖手孵太阳的老头,怂恿道:“当场试试,不响还可以换”,于是噼里啪啦试鞭炮一口气放完,不必换也没得换,老头咯咯咯笑个不停,取悦于他人的鞭炮是幸福观。相当于网上晒自家婆姨,饱眼福的是隔壁老王。

新鞋,经统计学一过滤,幸福指数高于旧鞋,指数与金钱挂钩。旧鞋的幸福指数很低,幸福感觉很高,高于新鞋,五个脚趾收放自如,倘若是破鞋,夏天还能透气赛过乘风凉,徐渭在信里调侃:“风在戴老爷家过夏,在我家过冬”,穿旧鞋的我,是戴老爷。穿着旧鞋、破鞋,冷暖自知,与幸福感水乳交融。幸福观与幸福感:井水与河水,“相忘于江湖”,都是水,却彼此无关痛痒。

幸福观是菜谱,相当于课本,一板一眼,更像王明的教条主义;幸福感是菜肴,是偷着乐的体验,有点经验主义的瑕疵。

穿着咯脚的新皮鞋,招摇过市,好比减肥、吸脂、整容,取悦街上广大的陌生人,“把一身献给旁观者”,把刀割留给自己,把美丽留给他人,智商相当于放鞭炮的我,五六岁的我,据说狗的智商相当于六七岁的孩子,也就是说禽兽不如。

其实幸福感惠而不费,春天的清晨,在鸟声中起床,坐在露台上,喝新茶、看旧书,美女如茶,越嫩越好;好书如酒,越陈越佳,一代代筛选,千年常销书,不是精品、就是极品,好比百年窖里的陈酿,都是黏稠,水成精了,水分没了。翻阅时间为我筛选的书,一句顶一万句,岂不快哉!

早于清明的新茶不喝,没有百年沉淀的旧书不读,同样是茶:明后比明前便宜;同样是书:旧的比新的便宜。幸福与感觉相关,与财富无关,岂不快哉!

幸福感无处不在,唾手可得。秋天里,我喜欢半夜出游:散步!子午时辰,四下寂静,桂花香开始蒸发,弥漫于夜色中,此时,空气染上墨、含着氧、还粘上香,浓郁得熏熏然,有些重,有些稠,如此夜,“欣然起行”,悄然独行,忽然想起中央马列编译局《共产党宣言》译本中的神来之笔:“一个幽灵在欧洲游荡”,我就成了其中的一个。走在成排的桂树下,仿佛沉浸在千年前的某个空寂幻境中: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”,如此夜,殆非人间。相比苏轼,我的幸福感翻倍:视觉之外,还有嗅觉,兼而得之,幸福感是立体的,未费半点银子,岂不快哉!

百万是自己的,千万是医院的,上亿是大家的。经济发展,物价总会通胀,但凡有点钱的,总有些不安,总会做些资产配置,衣食住行之外、社会善举之外、家族信托之外,是否应该搭一股“爱好”资产?八项规定之后,高端酒卖不动了,茅台镇上有家传统手工酿的名酒企业,不分股息改送白酒了——黔台五十年(的陈酿),南京东路食品一店的售价6800元一瓶,作为股东、我的朋友叫苦不迭:这么多酒放哪儿?作为他的朋友,我责无旁贷地买他一批酒;作为我的朋友,他以地板价卖给我天价酒。既解决他的现金流,又囤积了半屋的“爱好”资产,刀切豆腐两面光:儿子女儿婚宴名酒有了,冬夜灯下独酌的酒有了,探亲访友的伴手礼有了,一辈子宴客的酒也有了,“有茶有酒兄弟在”,娱老的资产具备了。罗斯福鼓吹的“四大自由”:“免于匮乏的自由”,我做到了,岂不快哉!

这种心灵的满足、无忧无虑的感觉,就是幸福感的最高境界。

相比三十年前,现在的白领真是在天上人间,月薪过万元的比比皆是,但始终在纠结,因为内心存有两个“邪教”:一个比较、一个计较,有比较就会计较,一比较,就出现“寸有所长、尺有所短”的差异。本来阳光灿烂的幸福感霎时消失,就会滋生焦虑,好比列宁在东宫起以前,两手插入腋下无袖口的卡扣上,来回不停地徘徊。我们不得不检讨他们所受的教育。这二十年的教育,不是修身教育、而是谋生教育;不是生活观教育,而是竞技场教育,励志格言从阶级斗争,异化为职场斗兽:“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”,一个元帅的名额,引来百万士兵去斗兽,百万分之一的概率,弱于彩票命中率,小于黑天鹅概率,低于上天堂的概率。中小学引入奥数选取名校规则,奥数是极少数天才学生的游戏,结果在有点知识的家长逼迫下,每个学生都纷纷踏入竞技场斗兽,一不小心沦落为罗马帝国时代的奴隶,拼命想成为斯巴达克。结果:得不到名次的占绝大部分,充满沮丧,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。凤毛麟角的获胜者,孤独而恐惧,生怕后来者的追赶,因为这是丛林规则,不是共赢,而是你死我活,所以纠结,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学生,成为白领,就是以“不想当元帅的兵不是好兵”格言自勉,结果,绝大部分人当不上元帅,按照逻辑,绝大部分就很痛苦。忧郁症应运而生。我们的童年时代,只有狂想症,没有忧郁症。因为那个时代我们都有自己的开心梦,想多了就神经就不正常了。不是花痴,就是疯子。忧郁症的根源:没有朋友,只有假想敌人——对手,还有密不透风的隐私,忧愁来了,无处倾诉,只能“一人担尽天下忧”,自己的内心就成了囤积脏之痰盂,积少成多,想想都忧郁,不生才怪呢。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