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  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《李胖减肥笔记》

作者:李大伟

过了五十,新陈代谢差了,泄得少,自然过剩,胖是必然的。


给消化系统做个比喻吧。


二十岁前:“蹲着毛孔嗑瓜子——入项不如出项大”。五十岁后,床头倒挂盐水瓶——储的多、泄得少,积少成多,肚腩慢慢凸出,然后四下散开:先是胸下脐上,然后绕过腰侧两端,最后包抄后路,围堤合拢360°。蜻蜓咬尾吻合后,先:细如青蛇轮胎圈,后:蟒蛇缠绕救生圈!从此,悬坠腰间24小时,你到东,它到东,你到西,它到西,如影随形,吃煞侬、爱煞侬,像条鼻涕虫吸附在后背心,甩也甩不掉。


我有一老板朋友,自我认识他第一天起,就是男身女状:肚凸如孕,孕而不娩。他愤愤不平地自嘲:“册那,做老板的真命苦,天天酒桌上,天天头重脚轻,没有把别人的肚子搞大,却把自己的肚子先搞大”。一次来我家,那时我还是鸟巢式,悬挂楼梯房的顶层,他扶着扶手,几级一停,气喘吁吁,终于爬上六楼,他敲门,我开门,亲眼目睹了“说你胖,你就喘”的真实写照:噢,胖即喘。他开口第一句话:“我是端着一脸盆肉上你家六楼滴”。日常生活中,胖子们苦不堪言,不说胖,他也喘,弯下:喘;直起:喘;走着喘,坐着喘,睡着了还在喘,天天吴牛喘月,苦了同房那一位,如雷贯耳,夜夜咆‘啸’,伴君如伴虎!此君姓张,我送一雅号:张啸林。“嫁拨你算我路道粗”,发妻的口头禅。外出旅游,住宿贵一倍,双人标间单人住,无人作伴,空出一床,即便免费,也无人敢蹭床,聋甏除外。无法弯腰给自己剪脚趾甲,无法弯腰给自己系鞋带,丧失部分自理能力,只能扶墙低头穿“一脚蹬”,免不了摇头苦笑:“一脚去”。


临近六十,老同学聚会多了,尤其小学的,分手近五十年,期间每个人的成长路径不同,志趣不同,话题无法聚焦,但谈到减肥,不谋而合。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最大成果:不是豁胖,而是偏胖。极端的,挺胸凸肚,自然脚跟着地、脚趾翘起,不得不趾高气扬:我们走在大路上,减肥几乎成了全民话题,林彪除外。文革后期,批林批孔,上海郊区老农民不识字,批孔的材料都是之乎者也,看不懂,无话可说。林彪犯罪材料,偏重辽沈战役的军事资料,老农民更搞不清楚,亦无言可谈,只能批判照片里的林彪,上台一口本地话,因为年老耳背,总怕别人听不见,说话自然哐哐响:“林彪迪只寿棺材,吃来吃去吃不胖”,本地话里的寿,拎不清之谓也。瘦与寿,翻译成国语是同音。相比林彪,我自叹不如。但相比猪,却是优良品种,一吃就胖,相当于汽油中的航空油:一热就燃。


男人的特征:过了五十,发少肉多,减肥谣言满城风雨。常有人说:多运动,最佳比喻:一夜秋风蟹脚壮,秋风起,蟹缩在洞里不动了,一夜催肥,以此恐赫。那是健身房的教练编的故事,这样他可以多赚陪练费这个套路:恐吓营销法。须知减掉一点肉,跑步机上得出多少汗!虽然赘肉少了,但肌肉多了,结果膝盖坏了,瘫坐在家,像秋风后洞里蟹,又胀出来了。过去我的健身口头禅:“人是动物,不动就变废物”,现在发现,多动也成废物,过犹不及。那么,怎么涮油脂呢?


经过多年反反复复的试验,我的观点:少吃饭,不沾油,从源头掐断营养与热量,肥胖得不到补充,成了无泉之水、无本之木,想胖也难。胖瘪了,就瘦了。不信,看看老照片:倒毙街头的饿殍,都是骨瘦如柴。


减肥的灵丹妙药:吃难吃的饭。现在竞争激烈,形容赚钱之难,难于上青天,那是李白的版权,有创意的说法:吃屎有多难,赚钱就有多难。倘若天天面对比屎还难吃的餐,保证落膘,让肥胖的泡沫破产。为了减肥,饭减一半,不饿就是饱。宁愿倒掉,绝不吃饱,浪费就是节约。过去剩菜剩饭不放弃,结果越来越胖,淫乃万恶之首,胖是百病之源。节约的剩菜剩饭的蝇头微利,买不起治病的药,那个更浪费?


有一段时间天天吃过水蔬菜,又皱又烂的菜叶,不沾油星,不食鱼肉,两天可以落膘5斤,可惜总有饭局,不得不去刷存在感,美食当前,开始了灵与肉的煎熬:吃,还是不吃,纠结不亚于如哈姆雷特:“活下去、还是不活,这是个问题”,真的是问题。最后自欺欺人:吃鱼不吃肉,鱼是不饱和脂肪,但毕竟还是脂肪,相当于坏人里厢的好人,还是坏人!过量了还是大于一撮饱和脂肪的猪肉。回家都是徒步,以为运动可以消耗,悬崖式落膘戛然而止。减肥半年,天天早晨便后,不吃不喝,脱光内衣内裤,赤条条站上磅秤,是净重、不是毛重,迟迟无法跌入80公斤以内,因为饭局。我的记忆系统:吸收太少,凡有朋友托我办事,免不了他届时提醒,口头禅:“良心很好,记性很差”。我的记忆就像漏斗:挂不住存货。我的肠胃:沾亲带故,吸收很好,藏垢纳污,来者不拒。


我多么希望我的肠胃,像我的记忆:贪食不化;我的记性,像我的肠胃,挂一漏万,像“林彪这个瘦棺材,吃来吃去吃不胖”。老天偏偏将两者掉个向,于是不得不在‘思甜’中苦苦减肥。放弃娱乐去读书,读的多漏的多,但绝对值还会多一点,比如挂一漏万,挂二漏两万,比挂一漏万多一倍。戆大背末梢,吃力不讨好。

下一篇: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