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  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初中部​​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肉铺里挂满一排挂钩— 鲍鹏山说《水浒》

我喜欢盗窃别人的想法,以丰富自己,最佳途径:上网听课。今天云课程丰富到泛滥,选择就成为首选,先选平台,好的平台为你筛选出一小撮天下英才,比如“得到”APP;但别迷信,还需剥笋,如有口音者,分外关注,有口音往往有自信,自信源于思考,敢于坚持,这样的人,往往有独特的见解。一口标准国语,那是播音员,拷贝他人的意思,等于嚼过的馍,口感很差,口臭很重。

“得到”有两个名嘴,给我启发很大,一个是自称罗胖的罗振宇,一个是新上海人鲍鹏山,都有安徽口语,鲍鹏山尤甚,一挂臭鳜鱼;二(读阿)说《水浒》。二哥就成了阿哥,武松就成了上海人,三百集的“鲍鹏山说《水浒》”,成了散步时的知己伴侣。过去为了健康而散步,最近为了鲍氏《水浒》而散步,散步不再是寂寞的苦差事,我们行走在大自然的课堂里。

《水浒》里的某句对话、某个场景、某个人物性格,鲍鹏山往往会引入某一门社会科学,你因此恍然大悟,让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还原到市井中去,换发出洞烛社会与人性各个角落的理性光芒,百科全书式地解构《水浒》,将它们分门别类,一一挂钩,就像肉铺店的一排挂钩,挂着一门门社会诸学科。原来,《水浒》不仅是一个江湖社会,也是一个与社会诸学科一一对应的人性社会,有待百科学术去会诊的病态社会。


讲到高衙内图谋林娘子,林冲的好友陆谦不惜卖友求荣。鲍鹏山引出“权力选择题”:没有最好,只有最坏,要么断手臂,要么断性命,你要什么?陆谦退而求其次以求自保:断手臂(江湖名言:“老婆如衣服,朋友如手足”),然后鲍鹏山有高举圣人选择题:选项一,杀身成仁;二、舍义取生,凸显出君子与小人。这里就有个选择困惑。鲍鹏山在此之前已做了铺垫:鲁达解救金老父女,店小二拦着不放,声称奉郑屠夫之命囚禁金老父女,鲁达挥手掴脸,随即引入阿伦特的平庸之恶解释:强调做坏事是迫不得已,典型的说法:职务行为,将罪恶都可以推诸于他人与社会,以卸载自己的道德负疚,这是普遍的人性。在此引出“自由意志”答复:“人不可以把一切罪恶都推给他人,人总有自己自由意志的一面,总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即便是面对权力选择题,最后的选项还是由我们自己圈定的。”对权力选择题的超越,圣贤选择题就是最佳参考题,这种超越是建立在自我牺牲的基础上:舍生取义,使得人类最终打败权力,实现自我的救赎。最俗的江湖小说,居然引出理想主义的崇高,惊鸿一瞥!这就是鲍氏水浒的精彩视角:“一个鸡蛋,选择不去碰石头,那是理性的鸡蛋。但是,假如一个鸡蛋,选择去碰石头,那就是崇高的鸡蛋,就是打破权力选择题的鸡蛋”绝妙比喻!

当林冲愤怒地砸了陆谦家之后,带着娘子与使女下来,一路众街坊都关了门,只当没看见,面对罪恶,大家只求自保,东京大街空无一人,鲍鹏山引入社会学概念:“原子化生存”,人与人互不关心,像原子一样,孤独生活。都想置身事外,却被拉扯进了困局,旁观者最终成了受害者,当初高俅迫害王进,林冲置身局外,今天林冲就成为孤立的受害者,鲍鹏山还引出一段让我们赞叹之余只会背诵的牧师警句““在德国,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,我没有说话,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;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不是犹太人;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;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,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是新教教徒;最后他们奔我而来,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”,施暴者之所以肆无忌惮,不仅凭借权力,还有我们默认。鲍鹏山愤怒地吼道:受害者越懦弱,施暴者越猖狂。牧师的警句,在此灵魂出窍。


当林冲在草料场手刃陆谦,鲍鹏山提出一个问题:如果高俅逼迫林冲充当陆虞候的角色,林冲怎么办?鲍鹏山不顾性格的逻辑衍化,斩钉截铁地说:他处于权力社会,就无法摆脱权力选择,不寒而栗,发人深省”。

林冲喝了残存的冷酒,“穿了白布衫、系了搭膊、把毡笠带上”、“提了枪,便出庙门投东去了”鲍鹏山慧眼识细微:临走什么都写了,单单没写钥匙——企图安顿自己避风挡雨的草料场的草厅钥匙!鲍鹏山说《水浒》,往往于无问题处发现问题,无中生有!时下的江湖黑话:要事体!他很突兀地拉入一段萨特生活片段:因为反对戴高乐政权,他的屋子夜里也被炸了,与林冲一样,都不在现场,幸免于难,萨特赶回来,房子四壁坍塌,只剩下一座楼梯,现场布满了警察,萨特对警察说“我是这里的主人,我有钥匙”。门没了,钥匙有何用?鲍鹏山借用萨特凸显荒诞:“萨特拿着钥匙,门在哪里呢?”这就是存在主义揭示生活荒诞性的典型句式!听到这里我顿悟:萨特很荒诞,林冲不荒诞,但社会很荒诞,让一个一而再、再而三、宁可弃一身武艺而不用,委曲求全安顿自我于社会的顺民林冲,没了家,没了老婆、没了草厅,没了门,所以钥匙也不要了,“提了枪”,成为社会反叛者。

我爱读前人诗话、词话,以文学评文学。怕看今人文学评论,写着写着文学变哲学、写着写着文学变成思想......评论成为炫技展示厅,顺便晒书晒短裤。鲍鹏山说《水浒》,引入经济学、心理学、伦理学、政治学、历史学等等各类社会学科的知识,剖析社会弊病,说明问题了,即stop,“观止矣”,口头禅:“让我们回到小说”,他知道:再扯就远了,就是哲学了、就是政治学了,就不是文学了。社会科学解释社会现象,小说则描述社会,文学名著如张爱玲所言:“生活就像一袭华美的长袍子,里面爬满了虱子”, 借用社会诸学科,发现虱子,企图一一掐死。社会诸学科如冰冻鱼,被鲍鹏山放回《水浒》里,活了!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