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  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初中部​​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幸福感就是碗咸豆浆

我有个余姓朋友,股票界十几年风水不倒,上海滩的金主,微信昵称:金爷;私人会所的名称:鑫府人家(谐音:幸福人家,又藏“三鑫” 暗典)。不仅有钱、而且热情、还有直爽,属于“小姐”们称赞的“钱多、人傻、快来”的围猎物。生于石库门,长于虹口区,东大名路上一只鼎。江湖气重的男人很念旧,中年以后,晚上请客,喜欢放在虹口的乍浦路上,照顾开裆裤朋友就近就餐。往往请一位客人,叫上一桌隔壁弄堂的兄弟,酒足饭饱。见他刚出电梯,男服务生们,不是奔出来,而是扑上去,拉住车门,为他开门。他抽出一张张“青币”(一百元大钞),一一分发,见者有份!在美国佬眼里,是suger  dada(糖爸爸)。在熟人圈里,这是很有面子的,衣锦还乡!不是锦衣夜游,而是秉烛夜游。


旧上海黄金荣每天下午去逍遥池(淮海东路至人民路处),黄出手阔绰,门口聚拢一帮瘪三,只要伸手,一人一元。老芋头的公司也开在淮海路上,不过是中路,这叫腔调。午餐常在隔壁粤菜馆的福临轩,因为日日客,所有的服务员都认识他,进门就大呼小叫:余老板来了!一传十、十传百,一墙侍者一墙喊声,他要的就是这份锣鼓喧天的闹忙,他的逻辑:“惯铜钿要听得到响声”。一次他早到,大堂空无一人,新来的服务员递上菜单,笑盈盈地询问:先生,侬需要点啥?他脸一板:问啥!捡好的!于是一份鱼翅鲍鱼橄榄菜。


幸福除了感觉,还有指数,鱼翅鲍鱼就是老芋头幸福指数。


以鱼翅鲍鱼待客,图的是好看,不是好吃。我到外地,专拣路边摊贩,享受当地风味,所谓风味,就是老百姓吃的起的,还要吃不厌的。比如山东泰安的火烧,一层层的油酥而片片脆,面香而微甜。出差总带上搪瓷碗,专找旮旯胡同的窄门脸小饭店,越脏越好吃,否则谁会进?就因为好吃。最怕当地朋友请客,叫上一桌,不管你喜欢不喜欢,好吃也要尝尝,不好吃也要尝尝。不管好不好吃,都得说声“不孬”(山东话:好),“年三十死了头驴——不好也得说好”,这叫人情世故。简直就是绑架!如此大荤,就想到痛风糖尿病,自然大概率事件,不寒而栗,幸福指数很高,幸福感觉很低。


在上海,朋友来了,总是约在六艺茶馆,晚饭就是咸菜、素鸡、肉丝宽汤面,宽汤是骨头熬的。夜宵嘛、拉到霍山路吃,一付大饼、油条,再来一碗咸浆,那家店,没有店招,只有怀旧,油条炸的脆黄,攥在掌中,高高耸起,半透明状,一折就断,趁热脆吃,一咬一口,刮啦松脆,好比上海女人管老公——“一口酥”!。大饼油酥香,咸浆是豆腐花打碎,掺上紫菜、滴上辣油、伴以一撮老油条——隔夜未卖掉的老油条。霍山路上的小吃,不是安徽人,就是苏北人,大饼油条摊一定是苏北人掌炉,口味兼容南北,取长补短,各取所长,风味殊佳。一顿夜宵,十元左右,干的大饼、湿的豆浆,脆的油条,乐胃!老板吃得落,瘪三吃得起,请客无“出血”负担,吃客无“三高”负担。百吃不厌、百吃不怕、百吃不败,幸福指数很低,幸福感觉很高。以此啖客,一定是好朋友。鱼翅鲍鱼,一定是生意上的陌生人,真金白银说假话。


霍山路侧,贴邻黄浦江的第一排,是十几万一平米的临江豪宅,耸立黄浦江湾,可以看到浦东陆家嘴的辉煌,浦西外滩的璀璨,一次陪朋友去那里看房,中介贴着耳旁絮叨聒噪不已,道尽风月无边的妙处,朋友转脸面询,我的意见:如果要看风景,搬个小板凳,坐在江边,兼乘凉,直到瞌睡、伤风,一分不花。花上一两千万,买套房看风景,等于买个镀金棺材困觉,幸福指数很高,幸福感觉么,大舞台对面的梨膏糖——天晓得!


幸福往往与钱无关。幸福是一种感觉,而不是一叠账单式的指数。
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