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  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初中部​​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上海人的自嗨
最近网上风传一视频:一个大而圆的光头男人,约莫四十多岁,手托着腮帮,沉稳地坐着,大概喝咖啡吧。斜杠式的挎着黄牛皮小包,哥,侬有儿点潮。画框外斜刺出询问:“你是哪里人?”,国语里杂外地口音,画外音,无头像,光头男很礼貌地“开国语”:“上海人”;画外音再问:“哪里人?”好像没有听清楚,光头男依然平静地国语回答:“上海人”。“哪里人?”这回尾词的语调翘起了,言外之意:上海人怎么不说上海话?还是上海人涵养好,怕你听不懂,拉慢语速,平缓地用国语回答:“上海人”。我听得出上海腔的国语,瑕疵:老不灵额。画外音不依不饶:“哪里人?”像预审科的警员在提审,显然他不相信开国语的是上海人。可能这位是新上海人,还未“做旧”,先沾染了上海人的傲慢,以方言甄别亲疏敌我,但又听不出国语里的上海腔。光头男面不改色、一字一句:“上-海-人”。画外音穷追不舍“哪里人、哪里人”,光头男终于忍不住,一口上海话喷他:“上海宁!跟侬讲上海宁、上海宁,侬只乡下人,巴子,戆卵、讲了半天听不懂,十三点,脑子有毛病额噢”。久违了,那么酣畅淋漓上海话,纯度之高,玻璃不带气泡,口音不带杂质,册那,一口酥,而且是“古今胸罩店”时代的上海话。改革开放前的搓人:“乡下人”;改革开发后的搓人:“巴子”,都是“不聆”市面的意思。十三点么,则是解放前的上海地区“古汉语”,墙上的摆钟只有12点,过头了,就是十三点,至今没有替代词,这就是生命力!老不死!不过十三点曾是女性口头禅,光头男饥不择食、怒不择词,性别混乱,缀以“脑子有毛病额噢”,娘娘腔都带出来了。这个视频可能是集体创作,前半部是上海人编的,充满了高傲。后半段是外地人编的,在北方人眼里,上海男人有些娘。

今年五月,上海的新冠疫情控制住了,店面刚开禁,我路过武康路,迎面一排欧洲姑娘,不戴口罩,口无遮拦,只听一旁的雌性上海话:东欧的!言简意赅,境界全出:上海人眼里总有一把尺,区域大于阶级,迅速找出缺点,踩在脚下,以凸显自我。

曾去南市采访郁家在世老人,一屋子的坛坛罐罐插不进脚,老城厢郁家是望族大户,我好奇地说:于光远也是郁家,老太不屑地说:他是小郁家,一个祠堂里还分等级。

前几天在上海一家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:《标准英语》,俯首细读,估计文章出自上海人笔下:“伦敦口音(Cockney)指的是伦敦人,尤其是伦敦东区(伦敦西区是富人居住区,相当于上海人说的上只角,而伦敦东区则是普通人乃至穷人居住区)居民说的英语。标准口音(Received   Pronun   ciation),简称RP,则是指英国南部受过良好教育人士和受过大学教育的伦敦人的口音”……标准口音又被称为 “国王或王后口音”。也有语言学家把标准口音称为posh accent,所谓’上等人口音’”。我将此段文字抹去作者姓名,微信转复旦英美文学系的博导孙钢先生。孙教授回信:“标准英语用‘口音’来表述我不敢苟同.....因为口音意味着发音不标准”。教授就是教授,一笔带出是非,接着进一步阐述:“诸如’BBC  English’、’King’s/Queen’s English’等,在汉语中也常用’BBC英语’、’国王/女王英语’来作对等性翻译,而不使用’国王或王后口音’的表达法”。“国王或王后口音:文章中的这个表达法应该是作者由’King’s/Queen’s English’翻译过来的。queen在英语中是个多义.....但是在表述”标准英语”的概念时,Queen’s English必须是指女王英语而不是王后英语”。
为什么作者要译成“王后英语?”,凸显上等人的等级耳!

其实,一百年前上海人吹捧一近乎妓的舞女:“曾毕业于某教会学校,孜孜不倦,中英文程度皆瑧于中学”(《龙报》,1931年4月15日《淑兰老八之体格美》,作者:花郎)现在常有女人自嗨外公学历:“圣约翰毕业”, 怕你轻而易举听懂,偏偏读“圣·僵尸”,充其量相当于现在的双语学校,学费贵而已。其实,国立交大、同济的学术水准远远高于圣约翰,即便外语程度,上课的教材教材也是原版。中科院院士我还没见过圣·僵尸履历的。

丑人总能从镜子中找到自我的优点,反衬对方的缺陷,以显示“寸有所长,尺有所短”,如果最后只剩下出生地作为优点,反而证明后天的一无是处,其实蛮失败的。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