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  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初中部​​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将无聊 变有趣
一次看卢前先生写字字,他重重按下最后一个字的一捺,缓缓提起笔,悬在半空,紧攥着不放,看着字发呆,忽然感叹道:“人老了,没有一点爱好,活着真的没有意思”。我心头一惊,当时我即将“奔五”了,想想自己,除了看书,无一爱好,一旦年老眼花,小字版看不清,大字本举不动,如何遣有生之涯?退休以后,须有些无聊之事,才能消遣有生之涯,将无聊变有趣,这是艺术,也是“老来乐”的要诀。

青壮年时代,“上有老、下有小,中间有个不得了”。内有家务,外有工作,整天有人,不是找你就是烦你。退休后就不同了,首先是孩子大了:出国了、回国了;结婚了,搬走了,曾经的家散了散了。其次,工作没了,同事没了,倘若曾经一官半职,部下也没了。退休了,再也没有人坐在你的对面,陪你,这时才感到,同事不是冤家,是存在感的标的,真正理解“不是冤家不碰头”。退休了,女人还有闺蜜、还有啰嗦、还有广场舞。男人则不同,端着自尊,百无一用,龟缩在家,降为三等公民:等吃、等睏、等死。早晨起来,不知所措,这样的退休,不是汽车刹车,等同车辆报废。

这时才知道“四旧”们的智慧。

过去的老人,凌晨醒来,乐趣开始,起床后第一件事,炖一壶水,抓一把大叶茶,等水沸腾了,拎起壶,高高冲下,“刺”地浮起一层茶沫,色重茶酽,摇头晃脑吹开鼻下雾蒙蒙的蒸汽,慢慢地喝,一杯杯喝,喝通了,天也亮了,一撸嘴,拎着鸟笼出门去,公园的早晨可热闹了,打拳的、舞剑的、吊嗓子的。到了树底下,踮起脚,托起鸟笼往树杈上一挂,然后在一旁,搁脚于一垛砖上——压腿,瞅着笼里的雀儿上蹿下跳,扑棱扑棱的,蹬得竹笼一晃一晃,比娄阿鼠活络。附近的河弯上,一溜树,树杈上一个个鸟笼,像一盏盏灯笼,画眉们隔着笼格在斗嘴:悠长婉转,比学赶帮,一声高过一声,一声长于一声,老人们在一旁,赏雀听鸟、喝茶谈天,虽在都市,不失山野之趣,“游目骋怀,极视听之娱”。

8点过后,孩子上学了,大人上班了,老人们陆陆续续散去,拎着鸟笼、唱着小曲回家。早餐后走到自家的阳台上,举起水壶,戴上老花眼,耐心地莳弄花草。午睡后,去书场听一档评弹,或去拎着一布袋象棋,到附近小花园,跨开腿,骑在石条櫈上,铺开一张棋盘,就会有陌生人坐在对面,杀将开去,结果成了老辰光老地方见的老朋友。有爱好就有朋友。夜幕降临,夜饭吃饱,一份晚报,早点困觉。

秋天到了,蹲得下的老人,与年轻人挤在一起,探头围观斗蟋蟀,那时的老人,真是老顽童,到了冬天,怀里揣着个葫芦罐,听蝈蝈叫唤,仿佛夏天虽逝未远。临近春节,修剪培植的水仙花,开出满盆比花蕾大些的小黄花,争奇斗艳,腊梅开在山崖上,水仙绽放在屋里厢,暗香袭人,三九四九,水仙报春第一枝,老人们看到春天的兆头,欢喜在心里。春节老朋友过往拜年,送一盆水仙,相比小资们顺路买来的一束鲜花,送的不仅是一份人情,还有一份手艺、一份骄傲。

八十年代,贺永清的种花专栏,可以救起一张小报的发行量。他在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《家庭养花入门》,一版再版,销量达几十万册。

现在的老人,谈养生的老人多了,谈种花养鸟的少了。其实爱好是最好的补药,是精神鸦片,开心了,免疫力就强了,百病不侵;补药治假病,酒不解真愁,没有乐趣的老年,吃了补药,依旧无聊,情绪低,免疫力就低,小病不挡,大病难免。照理,老龄化了,花鸟市场应该越来越大,书场应该越来越多,现实呢,花鸟市场越来越少,书场几乎消灭殆尽,真的成了文化遗产。照理,旅游应该是青年人的爱好,现在却是腿脚僵硬的老年人全世界疯,因为没有爱好,只能全世界疯,“在路上”可以消除寂寞。其实电视机前,可以坐享天下美景,何必在飞机上熬夜,日夜颠倒,赶赴外国看电视里的风景,这个“洋插队”太辛苦。

什么叫无趣?老了无爱好,老朋友相逢,只能谈养生说秘方吃补药。无趣的晚年,活长了,好比失眠者的长夜,再长,有什么意思呢?徒增无趣与恐惧。

文革前的老人,琴棋书画,花鸟鱼虫,那时的老人,有文化的少,有乐趣的多,生活一点也不枯燥。因为鸟不死、花不枯,同好的朋友就有了,见面的话题就有了,忘年交也来了,爱好带来闹忙,这样的乐趣,不需要知识,只需要常识。 现在的老人,有文凭的多了,有爱好的少了;怨天尤人的多了,心平气和的少了;日子比过去好了,牢骚比过去多了。没有爱好,就有怨恨,就要骂人、骂社会,册那,好像全世界人民都对不起他,不信,看看现在的微信群,天天骂骂咧咧的,都是没有爱好的。有句流行语:坏人变老了,其实没有爱好的老人多了。

没有同好,哪来话题,老朋友如同老唱片,转来转去就是那么几段往事,久而久之也厌了。

老了,孩子会离开你,忙自己的事;老伴会离开你,撒手远去,但爱好不会离开你,列宁有句名言:“凭着国际歌,可以找到同志和朋友”,老人凭着爱好可以找到同志和朋友,爱好会陪你玩,引来旧雨新知一起玩。有一个嗜好,就有一群痴友,老年的朋友之道,不是有共同理想,而是有共同爱好。

文革抄四旧、灭四旧,结果连中华文化的根——爱好,都灭绝了,这笔账,文革后忘了清算,也忘了补救,被补文凭掩盖。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