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  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《入群如泡澡》未删稿

群,是澡堂,你在群里,好比泡澡,汤有多浑,你就有多脏。我人生的第一个群,线下的:大学宿舍群居,八人一室,学期结束,只剩下一把牙刷,一人得肝炎,全室多感染,中彩率约等于中介的道德风险:“一人做保险,全家不要脸”。什么叫江湖兄弟?两肋插刀,哪怕两败俱伤。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”。什么叫袍泽兄弟:同患一个病:甲肝;同唱一首歌:《朋友》,连绰号都是连号的:大王、二王(沪语:伲王)、三王、四毛。全名:“毛毳”,西藏考过来的牦牛。


群,是大染缸,缺点互相传染,而且免费,凸显互联网的经济特征:分享。其中一位患口吃:“一个人发一支枪(众人鼓掌)——木头滴(一片嘘声);两个人发一支枪(鼓掌)——亦是不可能滴!”(我靠)。一句话掰两截,前半句只是假设,后半句才是谜底。好比三句半:“金铃叮当响,小姐出后堂,金莲三寸三——横量”!一段话之间须按上个破折号,破折号之前都是假设,都是浮云,都是空气。久而久之,全寝室的都会语速减半,相当于网速迟缓,病症:木马病毒。


一个寝室就是一个群,四年大学的最大成果:获取文凭;最大进步:一只肝,发点炎、有点咸;最大特色:一句话、分两爿;最大本领:“凉拌”废话。


群,就是黄梅天,到处都会发霉;群,又是咸菜缸,哪怕铁棍,也能舔出三分咸。群,也是川菜锅,不放辣子,菜,也是辣滴。


互联网时代,你可以没有一个家,但不能没有一个群;你可以不是超市的会员,但‘不能不’是一名群“众”。当下社会里,线下你不是群众不稀奇,但线上不是群“众”,那就是一位天外来客。群,是社会细胞,像细菌一样弥漫于社会各个角落,是小于居委会的基层组织、社会团体。现在见面,不管熟悉与否,投缘与否,先是加个微信,然后拉你入群,一不小心就成为群‘众’,像旧时代拉壮丁。一个名字同属于无数个群,相当于吃空饷,如死鱼虫沉淀,永不泛滥;一个个死粉,永不冒泡,比潜艇还要沉默。尤其参加同学会、校友会,被热情绑架,这个场景里,你可以不喝酒,有点矜持了;可以不吃饭,不免过分了,如果不入群,享受的待遇:侧目以待。这个时代,不结婚、不是异类,但不是群‘众’,不可想象:“侬毛主席呀?”


古人云:“不知其子,视其父;不知其人,视其友”。现代人:“不知其人,观其群、察其文”。


看人的品味,看群;看群的品味,看转发。折射出你的品味、趣味、价值观。


每天早晨发“早安”的,好比“今天天气哈哈哈”,无话找话,居然还有呼应的,可以判断基本面:群主热情过头、群众闲得发狂。你若在这个群厮混,就知道你的百无聊赖。


如果转发的文章,标题总是耸人听闻,那么十之八九反常识,看多了,你也歪忒了。呆的时间长了,越来越像刺猬,好抬杠,还黑夜戴眼罩,自以为是,还以鲁迅自居,拉黑了鲁迅。


如果转发的文章里,好下判断,爱放狠话,它与戴眼罩者是卵氏兄弟,是一个硬币的另一个面,那个群就是愤青们的吐槽池,就是痰盂罐。这样的群的文字往往是斩钉截铁,往往是文革语言: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,就是好来就是好!”,好在那里?只有论点没有论据。这样的群呆久了,会固执,那个群里:社会是黑的,天空是灰的,久而久之,灰沾染仇恨,学会抱怨,满怀悲观,提前“男更”。


如果转发的文章,多排比句,十之八九是心灵鸡汤的,这个群,非励志不阅读,往往是一群“语言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”,“敏于言而慎于行”,这样的群呆久了,会缺乏行动力。


如果多养生,而且多偏方,这样的群呆久了,会疑神疑鬼,一张体检报告里一个小零件自然老化,从此弓杯蛇影,惶惶不可终日,整天攥着榔头找钉子,提着斧头找柴劈,要事体!这样的群待久了,你的情绪就成了风前残烛,弱不禁风。


群,是松散型的群众组织,没有章程、没有规矩,是不系裤带的大棉裤,可以塞进乱七八糟的“杂”,小到路边的草、大到河边的鸭。群,是没有约束的乌合之众,是绝对民主的胡说八道。流传黄鳝吃避孕药,算过成本吗? “害人不利己”是奸商吗?那是董存瑞炸碉堡,这样的群呆久了,会摧残智商。最怕“有知识、无常识”的“眼镜蛇”们,自以为“秀才不出门、便知天下事”,志大才疏,没有专业,好为人师、敢为帝师、给天下开方子,“药吃多了”就敢开方子,还振振有词:“久病乃良医”。


团在一个群里,如同掉入一个坑里,相濡以沫——辙里水干了,为了保住生命,两条鱼吐沫,互相润湿。你的身上有我的气味,我的身上有你的气味,结果气味相“同”,一漂货色,不分彼此。一个群里,相互吐槽,你感染了我,我感染了你,待在什么群里,好比出身在什么家庭,更影响你的三观。好比找什么老婆,培养什么孩子。


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;与不善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,亦与之化矣”,群,是一口大染缸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久而久之,不是见贤思齐,就是同流合污。
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