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-64666444  64666999  65393977  50333666
上海李大伟教育
初中部​​

资讯中心
INFO  CENTER



大伟随笔:聘阿姨

选聘保姆阿姨,夫人的专利,我只是旁观者,静观其变。

夫人年轻,起初待阿姨一片热心,送孩子衣服、书包,孩子毕业,带着同学来上海玩,管住管吃,还让司机送他们到水乡去玩,还是闪退,后来明白,介绍她来的介绍所,靠介绍费吃饭,如果个个忠诚度很高,都是一次性买卖,介绍所吃什么呀?自然会抬价挖角,抬高落差,制造流动,一石二鸟,这个走了,去了新人家,获得一笔介绍费。你再去托她介绍,又是一笔介绍费。介绍保姆的都是倒戈将军,与忠诚相反,幸亏保姆介绍所没有兼营婚介所。


我劝夫人别难过,阿姨是来挣钱的,不是来攀亲戚的。感情牌属于过去完成式。我们这一代人坚信:“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”,待她好,她总以为你另有企图,“他人就是地狱”的猜忌早已浸透为本能的条件反射。抑制跳槽靠制度创新。后来的阿姨,我引入期权概念,工资与递增,按市场价格,做满五年,奖励五万,一年一万,等于一月加薪800多元,等于全勤奖,代替年终奖。这样流动性降低,越到后面,期望值越大、越在乎,别人的保姆,越做越油滑,我家的越做越认真,怕你借故炒她。

期权替代年终奖,拿这笔五年后的五万元,投个保本理财产品,五年复利,可以抵消年终奖的部分差价。就她而言,五万元比年终奖总值高,她们是货币崇拜者,看不到经过时间后的复利递增。就我而言,五年后的本息总额,可能高于年终奖的总额,即便年成不好,本钱之余,利息少些,但效率高多了,闪退的风险没了,还是赚了,这叫双赢。有天阿姨忽然开口要借五万,说家里要在县城里买房,一算,离五年期还有三个月,她在试探,怕期权落空,我劝夫人:借!免得人家阿姨担忧,但须写欠条,做满聘期欠条还她。未满期,奖励变欠条。

果然到了最后一天的前一周,她提出辞职,夫人到时将工资及欠条还给她,她千恩万谢,还告诉夫人,她被小区另外一家挖过去了,加价五百,只要服侍一个老人,接她的奔驰就在楼下按喇叭,这一代有钱人,咸鱼翻身,不懂规矩,所以人称暴发户,有时不如畜生:兔子不吃窝边草。人往高处走,我们祝福她,因为她是按规矩做的。 

没多久她辞工了,因为那是三层别墅,没有电梯,爬上爬下,累计数不亚于攀登珠穆拉玛山峰。这让我想起三毛擦皮鞋,好不容易来了一位,将脚踩到鞋箱上,一撩长裤,原来是长筒马靴。低帮鞋的价钱,长筒靴的鞋油。

我家是大平层,还有个钟点工阿姨搞卫生。小孩大了,平时在学校,就我一个人在家,除了午饭,都在书房,自己烧水,自己泡茶,门把挂牌:请勿打扰。她是住家保姆,躺在自己房间,玩手机看电视,不亦乐乎。她感慨地说:还是上海人家好!想回来,我婉言谢绝。抗战后,林彪去东北开辟根据地,绝不收编投诚伪军,虽然伪军是军事熟手,宁愿招募农民,从零开始训练,技术可以培训的,忠诚是培养不出的,歪树扶不正,这个细节我铭记在心,否则带坏其他阿姨。
后来搬到别墅去了,来过一位更年轻的钟点工,手脚麻利,打扫卫生,因为不会烧菜水平。后来看到网上招聘,开价一万二,要求会烧粤菜,她花了两千元,悄悄地利用业余时间去学烧粤菜。走的那天,还特地将楼上楼下的玻璃都擦了一遍,这不是她分内事。我们现在说起她,还是赞不绝口。

不满十天被辞退,粤菜不仅蒸鱼,第一道工序:发海鲜,二千元学费不含发海鲜,学费等于泡汤了。

常听人谈起阿姨,抱怨的多,黑白阴阳,只看到黑的,你就是个怨妇。多看看白的,如同晒太阳,乐观养身,心情养生。其实阿姨大多数很想尽职,以获取更高的报酬。肯出来做阿姨的,都是相信靠劳动吃饭,否则就去干无本买卖了:开趴脚公司。女人永远比男人多一条就业路。既然有更省力的,却选择最吃力的,三观正!值得敬重。

找阿姨,首先别幻想全能,好比找老婆,既漂亮又能干,还要低眉顺眼,那就好比买彩票冲着头彩,失望满屏。

其次要聚焦,聚焦点越小,满意度越高,无非两类:烧菜的、做事的。会烧菜比会做事的难找。

之三找年龄大的,年龄大了就保守了、安分了。年轻些,比如半老徐娘,就说不准了,一不小心擦枪走火:不是烧了老房子,就是烧老头子,变成通铺老妈子。

真的有不着调的,属于潜伏,身边没见过,但回忆录里见过。
学校动态
政策研究
大伟随笔
家庭教育